狸岸

日常在hsb面前蹦哒的咸鱼

日常本丸的中秋(续

*是上次中秋贺文的小后续,上次匆忙上传后陆陆续续翻改了不少
*上篇链接走这里日常本丸之中秋
*OOC私设有
*祝食用愉快
-------------------
“所以长谷部,你要吃哪一块月饼?”
我指着桌上两个一模一样的月饼有些纠结地问。

实在是有些难以选择了。
而且月饼的印模该说不愧是光忠挑的吗?优雅精致得让人不忍下口。

“这应该是由您先挑的,主。”

就是因为选择困难才想要你挑的ya……
抓头.jpg

长谷部不愿意他先挑……那……我就随便选一个吧……?

不要再犹豫了!好困!吃完睡觉!

深呼吸……好……

             “集中精神,以气御剪!”

啊对不起,跑错片场了,再来一次

深呼吸……好……

“……点指兵兵点指兵兵点到边个做大兵兵兵兵兵兵兵兵唔系你就系你!”

喝!

我终于抓住你了!

我命中注定的月饼!

(bushi

剩下的就是长谷部的月饼了。

你看这个月饼这么漂亮,不如我们……

于是我顺手抓起来就是塞到长谷部嘴里,月饼并不好嚼,虽然不算很黏(?)。

也没有什么特别不想他说话的地方啦只是光忠做的这个月饼看上去尺寸刚好很适合塞住他嘴巴而已。

绝对不是因为看了军议心痒痒。
绝对不是。
对不是。
不是。
是。

长谷部嘴巴鼓鼓囊囊说不出话了。

“噗。”

我迅速低头咬月饼。

你笑了吗?
没有哦。

不过一口下去,倒是发现了一个惊喜——
我吃的月饼竟然真的是日向做的梅干月饼。

一定是月兔也很喜欢这个孩子吧。

唔,日向的梅干真的很好吃呢,明天要好好地感谢他,我默默地想。


没多久神游的我又被吓回来了——长谷部好像被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

他剧烈地咳嗽着,眼里因为咳嗽含了泪,好不容易吞下月饼后长谷部抓起桌上的茶就是大口灌。

我忍不住有点担忧:“长谷部?没事吧?我去给你倒点水?”

“并、并没有什么大碍……不必劳烦……咳咳……咳……”

长谷部又咳了两声,脸稍微偏了过去“主……咳咳……先离我……远点,我怕咳嗽……对着您不太好……咳……”

没闻错的话,长谷部刚刚咳嗽时,是芥末的味道吧。

芥末馅的月饼?

我下意识看向桌面,桌面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不起眼的小纸条。

应该是之前被压在了水杯底下吧。

我拿起一看,映入眼帘的赫然是鹤那熟悉的笔迹——

“哈哈,这个惊吓如何?有没有被吓到呢?是鹤的中秋惊喜哟!”

应该……还是不要给长谷部看了吧……?


日常本丸的中秋

赶上了x
特别急的码字。算是百忙之中抽时间吧
请多见谅
OOC
----------

“啊——真累啊。时政也真是的,中秋节也不给人放个假……”

做完了一天的日课,我伸了个懒腰,顺便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直的颈椎。

长谷部从身侧膝行过来,体贴地替我整理好了桌上的文书。

唔,白手套真是好看呢。

“长谷部今天也辛苦了~”我惬意地眯起眼,软绵绵地像烂泥一样瘫在刚刚清空的桌面上。

“主,要不您就直接歇息吧。工作得太晚了,外面赏月的刀剑们多数都已经回去了。”

“怎么可以!我要喝酒!我要吃团子!我要吃月饼!光忠的月饼可是支持我活下去的动力!”

我拍桌而起,兴致高昂地挽起袖子跑出去,长谷部无奈地紧跟在我身后,嘴里还念叨着“啊路基要注意休息啊……”

确实是不早了,粟田口的小短们大多已经被一期一振带回去部屋了,只剩下不动在和次郎、日本号一起划拳喝酒,sada可能是刚刚玩疯了,累得睡倒在大俱利怀里,光忠和鹤丸拿着酒杯在月色下神色轻松地闲聊。

虽然鹤看上去笑得十分意味深长,但应该没什么事吧。

是吧。

大概……?

江雪抱着熟睡的小夜迎面走来,见到我和长谷部往庭院方向去便轻轻朝我微笑示意。宗三跟在后面看着小夜,见是我,难得地露出了微笑,轻声说“这么晚才来赏月啊……辛苦了。你……嘛,算了,月饼很不错。”

“我做的月饼当然不错。”

光忠和鹤丸突然冒出。某鹤得意地朝我一笑,漂亮的金色眼眸眯起,“吓到了吧!”

“鹤先生,主人今天有点疲累了。”长谷部侧身隔开了鹤丸,眼中闪烁着威胁的意味

田当番三个月——

“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经历了枯燥单板的一天工作有必要出现一些不平淡的事情来使小姑娘的心保持活力嘛。”

“好啦,我们可不是来恶作剧的。”光忠告别了左文字一家后才得空转身管管鹤丸国永,我不太在意地摆摆手,“我是来放松的,偶尔的惊吓就当是生活的调料了,对吧长谷部?”

我目光投在了长谷部身上,只怪月色下的长谷部愈发令人沉醉,不小心就看入神了……倒是对方的耳尖迅速泛起粉红,不太自在地移开目光,仿佛溢着流光的紫藤色的眼眸躲躲闪闪不肯看我。

砰——地一下,我的心炸了。
长谷部怎么会这么可爱啊!!!
好想原地打滚土拔鼠尖叫表演炸烟花!!!!

“咳……主,主说的是。”

说的是什么?你自己很漂亮吗?

哦走神了走神了。是指我刚刚说的话。

“嗯……”长谷部真是好看呢……

打咩,打咩得斯。我默默地移开视线,免得把持不住自己,
得分散一下注意力……等等,那啥!

“老咪!”

“诶?!”光忠估计是被我这突然的一嗓子吓到了,脊背突然绷得笔直,鹤丸在一边小小声说“你看主公不也很会吓人嘛……”

“咳咳,就是那个月,月bing……”

光忠自动无视了鹤丸的碎碎念,回头看却对上我求救的目光,于是老咪善解人意地解围说:“月饼已经留好你们那一份了,话说主公从自己国家带过来的月饼是真的挺不错的呢,您不在的时候其他的刀剑男士们已经吃了不少了。”

不愧是老咪。我心里暗暗给咪酱竖了个大拇指。

“光忠的手艺从没让我失望过呢。让我期待一下月饼会是什么馅呢……”

“嗯……做月饼的时候因为总量有点大,所以在包馅时我是叫了其他的人来帮忙的……果然还是不太帅气呢……”光忠有点犹犹豫豫地说。

“是做月饼的那件事吗?”

“主君!”原本在研究新梅干制法的日向大约是听到了动静,噔噔噔地跑了过来,“我也有帮忙哦!我把最近做的最好吃的梅干放进去了!”

日向的突然出现让我有些惊喜,迎着他跑来的方向,我笑眯眯地蹲下身张开怀抱,笨拙地抱起这个眼里有星辰大海的小男孩,“是吗?那我就许愿一下吃到日向的梅干月饼吧,一定会很好吃呢……不过,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小日向你该睡觉啦。”

“主君才是小孩子!”日向嘟起嘴,却还是很小心地环住我的肩膀亲了亲我的脸颊,然后蹦蹦跳跳地边跑走边回头跟我喊晚安。

于是月饼变得更加令人期待了。

察觉到长谷部看到日向亲了我之后似乎略微有点生气,
我自动地理解成他在吃醋。

是吃醋吧,就是吃醋了。

虽然长谷部吃醋时不太高兴的小表情很可爱,像是没吃到糖的小孩子一样。在心底欣赏完长谷部后,一本满足的我还是主动抓住长谷部的衣袖,不由分说地往庭院走。

“诶诶?主!请慢一点,很容易摔倒的……”废婶制造器被吓一跳。

“庭院有灯笼我看得见路啦!”

盈盈月下,庭院湖边的木桌上摆着月饼、团子、热茶,还有红枫一支。茶烟袅袅,湖光粼粼,月色朦朦。

怎么只有两人份的,你暗搓搓筹划啥呢?

我狐疑地看向光忠,却见大俱利已经背着sada酱和白的反光的鹤丸走远了,我望过去时鹤丸还回头招呼了一声光忠。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啊,主君,既然小贞已经睡了,我们也玩尽兴了,是时候该回屋睡觉了,你看伽罗酱他脸上都写满了困意不是吗。”

?看不见啊。鹤你站过去一点照一下伽罗仔我看不清他的脸。

大俱利可能会读心,顿了一下,回头盯着我。

……
……

“中秋快乐。是看你这么辛苦才说的。”伽罗半天憋出一句。

“那我以后辛苦点是不是可以多听你说几次?”

“不。”
     ……
     ……
场面突然寂静。

“啊哈哈哈伽罗仔他是困了才这样的我们先走啦先走啦主公中秋快乐再见晚安!”

打破寂静的光忠和鹤迅速架起大俱利和sada光速离开了。

依稀还听得见大俱利微弱地挣扎着“放我下来。”



庭院里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我和长谷部了。

该说点什么……可是说点什么好呢……

我有些踌躇,手心的衣袖被捏紧又松开,布料上隐隐约约看得见汗水晕开的痕迹。

“……长谷部?”

“主,我在。”

“是有什么吩咐吗?”

长谷部微微弯腰,乖顺地低下头,从我的角度看能看到他鬓角的绒毛,耳尖薄薄的泛着粉红,还有在风中轻微晃动着的发丝。

啊,真是的。

长谷部总是这么容易取走我的心。

“中秋快乐,长谷部。”

我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长谷部有些怔愣地望着我,我看见他眼里倒映的自己面红耳赤,眼角眉梢染着笑意。

片刻后他展颜笑开,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我仿佛在他专注地凝视着我的眼里看到了瀑布似的紫藤花海。

“中秋快乐。”

hsb中秋节快乐~

置顶

此号只发刀剑乱舞相关
是压切沼民
不高冷好说话但是有点话废(对手指
------------
       ★☆
开学了,长弧

重心在学习
十分严肃地反思自我并且诚恳地为自己太咸而道歉
会屯稿更新
因为一周放一天假
真的挤不出时间了呜呜呜
我没有坑!没有坑!
我一定会回来的.jpg

被被极化有感

被被摘被被了!!!
被被啊!
莫名就觉得很欣慰很感动……
吾家有儿初长成x即视感
不得不感慨这孩子终于解开心结了!
青涩少年长大了
呜呜呜呜呜呜感动中国!!!!

我已经高兴地炸烟花了(
好奇荒牧被那边是什么情况ww

*混更
*OOC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
闲聊聊出的脑洞,表情包延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婶(高傲.jpg):hsb两样都占了我还不是喜欢他?

友:他并没有火烧寺庙啊?

婶:我说一句就有了。

友:[数珠丸:?]
        [江雪:?]

婶:hsb——快去把寺庙也烧了——

#长谷部把之前买的纸质微型寺庙丢进火盆里#
#啊路基为什么要给那个男人烧这么多东西#
#长谷部不高兴#

伊达组的那些事(一)

*月末了啊混个更吧
*超级短小
*伊达组专场
*OOC私设有
---------------
#关于我家的光忠和大俱利#

我家的咪酱跟你们家的好像不一样

众所周知,烛台切光忠是一振号称“本丸之母”刀。以擅长厨房料理温柔贤惠出名(bu

以上,是我在审神者茶会得出来的结论。

你们口中说的喜欢窝在厨房研究新料理的咪?
抱歉那是什么新生物我没见过。

我家的咪,超级高冷,特别嫌弃做饭,说沾上厨房的油烟就不帅了(也就特别重视自己形象这一点符合人设……)

此外,他不喜欢跟我说话,军议的时候要他发表意见向来两三个字“哦”“还好”“随便你”

拜托!无口少年骨喰藤四郎在军议上的话都比你多了!
求2元送咪治病x

#婶婶已放弃跟此刃沟通#
#有没有人来治一下这只咪#








不过如果咪酱也喜欢做饭的话我觉得他跟小伽罗一定会有很多话题聊。

恩?问我为什么?

不是很正常吗?我家小伽罗显形的第一天因为本丸没人做饭特别主动地承担了做饭的活!绝对不是因为我做的饭太难吃他吃不下!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的咖喱牛肉饭可好吃了!

这么一个可爱勤劳的广光小宝贝还特别温柔呢!

下雨打雷不是很恐怖嘛?本丸里没有一期哥,所以短刀们一打雷就卷起枕头床铺什么的往广光的部屋跑,广光每次都一脸嫌弃,嘴上一边念叨着“不想和你们打好关系”一边细心地帮短刀们铺好被褥,还给他们念睡前故事。

广光是个大暖男。
呜呜我也想要广光给我念睡前故事呜呜呜。

什么?!这个广光跟你们家的也不一样?!

广光不是邻家大哥哥的设定吗?

给我请医生了?不用谢谢了请左拐直走下次请你吃咖喱牛肉饭请不要治好我家广光。

#咪酱的病?没有,哪来的病,祖传欧欧希而已#
#给你念睡前故事的广光心动了吗#

喜欢就给个小红心或小蓝手吧~
(限流没办法麻烦大家了〈土下座〉💦)
欢迎来评论找我玩~
给你们笔芯芯(。・ω・。)ノ♡

〔刀剑乱舞〕寒冬与火

*OOC私设有
*月末极速摸鱼
*心情不好的玻璃渣
*正在努力提高文笔请见谅
---------------------------
“主,下雪了,我给您弄了个暖手炉,这样就没有那么冷了。”
“像拢着一团火一样温暖呢。”
-----------------

初冬的清晨,迎来入冬第一场雪的街道上空空荡荡的,洁白的雪上只有浅浅几道车轮辙痕。昏暗的路灯还亮着,照亮昏暗的街。

啊,又是一年冬天到了。

我爬出被窝,缺少热源的房间里冷得吓人,抓起床边的校服又迅速缩回被窝里。

好冷啊,这时候如果有火就好了。

啊,忘了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个审神者,正确来说是曾经是一名审神者。因为特殊原因辞职了,现在只是名普通学生。

好巧不巧,不久前我的好友被挖去当了审神者。
真是令人高兴呢。我们算是同事了。

但这个跟我一起玩泥巴长大的傻丫头居然想瞒我这件事。瞒是瞒不住的,可是她还是这样粗心大意可真让人担忧。

该庆幸她的朋友是我吗?还能替她收拾一下露出的马脚。

不过她也真是的,不是把安定挂着刀纹铃铛的毛球忘在抽屉,就是没有把信浓的围巾藏好在衣领子下。

对于时间溯行军来说孤身在现世的审神者可是相当好抹杀的。

我一边叹气,一边默默地伸手替她遮好围巾,桌面上有不少粟田口家短刀的小礼物,还有一个新鲜的柿子。

看来是个受欢迎的审神者呢,
那就更加需要保护好了。

我把玩着手里的小老虎玩偶,不时侧过目光看看她。

哦呀,醒了。

好友一醒来就看到我拿着退酱的小老虎玩,慌慌忙忙抢回去并地把桌面上的小物什一股脑塞书包里,强装镇定地扯出一个借口。

“啊,那,那是亲戚家小孩送的东西,我我我不小心带过来了。”
“嗯呐,很可爱呢。”
“是、是啊。完全不可能是奇奇怪怪的家伙会送的。”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小姐。
而且“奇奇怪怪的家伙”?
小短刀们听见了可是要哭的。
嘛,算了,配合一下她吧。

“嗯嗯,这么可爱的玩偶一定是个可爱的小孩子送的。”
“对对!哦放学了是吧,我们赶紧走吧。”
她迅速地收拾好书包,利索地甩到背后“噔噔噔”跑到我旁边。
“走吧”
《“一如既往地放学回家。”》

回去的路上只有我一个人絮絮叨叨,她心不在焉,跟我聊天完全不在同一频道,

“今天的课程稍微有点难理解,作业估计很难写。”
“是啊那个饭堂阿姨不知道怎么弄的炒饭好难吃。”
“今天好像不是吃炒饭吧?”
“当然不是吃炒面啊……今天吃课表。”
“吃?课表?”
“没错呀团支书已经把团费交了。”
“……”
“……”
好的我放弃沟通。
已经不是在同一个世界了这怕是跨服聊天。
于是我保持沉默并且转过头开始研究一路上有多少棵光秃秃的树会是开花植物。

---------
走到一半好友突然停了,沉迷看树的我走了两步发现她没跟上来,疑惑地回头,结果看见她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了?”

话音刚落,好友就以飞快的速度奔向站在街角的男人。

穿着长款风衣的男人看见她跑过来,眉开眼笑地张开手拥抱住她,连飞舞在空中的煤灰色的发丝在夕阳里都透着愉悦。

她的近侍也是长谷部啊。
(设定:只有近侍才能在审神者不在本丸的情况下来现世。)

呵,女人。
见色忘义。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我啐了自己一口。

想什么呢?

已经,不可能了啊。

好友跟她家长谷部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我与长谷部的故事却早在四年前就结束了。

心里默默祝福着他们,我慢吞吞地挪进了树的阴影。

今年冬天真冷啊。
------------
“长谷部君,她走了……骗人的吧……”

“主……”

“那家伙一定不知道在哪里快活呢……”

“主上,请您清醒一点!”

长谷部有些愠怒,顿了一下,又缓了语气说

“人死不能复生,现世警察局调查报告已经出来了,火灾时缺氧引起窒息而亡。这是警察局移交的遗物,请您过目。”

一直跪在地上哭泣的女子抽噎了几声,吸吸鼻子,伸手接过一个不大的盒子。里面装着几件衣物和小零碎的东西,还有一本厚厚的笔记。

女子低头,发现地上不慎飘落了一张纸。

“XXXX届入编审神者   ,编号604504
XXXX年11月30日执行任务过程中,突遇时间溯行军  重伤濒死
事发坐标:(5485,0576)
其近侍    压切长谷部     自我折断  其灵力为审神者争取到抢救时间 最终审神者得救,失去灵力。
宣判:
审神者604504号
带领失职,部队重创,               过;
成功击退敌军保护我方领地,    功。
功过相抵,此事不再追究。

附加:审神者本人递交辞职信,经讨论,准。
                                                  12月24日

另:此次一别,终生不得再为审神者。”


欢迎来评论找我玩啊(≧ω≦)
有什么意见请多提点~

『刀剑乱舞』 善恶难辨(上)

*一发完结什么的是我想多了
*借的是   @空叭 的梗(这个太太敲及棒!我吹爆
*讲的是时政与溯行军的战争即将结束时一只婶婶的反抗
*OOC私设有
*看在大cu长的份上客官来看看呗
*挑战比较深沉(?)的题材
写的不好请多包涵(。・ω・。)
---------
              公元2333年
在时政的带领下,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一众审神者与其刀剑男士们逆转时空,回溯过往,与企图修改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不断战斗,成功地维护了历史的正常发展。

而这长达百年的,发生在审神者、刀剑男士与时间溯行军之间的战争,却即将落下帷幕。

随着大量的时间溯行军被消灭,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军力渐渐变得不足以支持他们去发动大规模的战争。

因战争减少,越来越多的审神者赋闲在家,享受着难得的清闲生活。

不用出阵,不用战斗,不会再有流血与受伤,审神者们可以天天窝在本丸里看刀剑男士们打打闹闹,与恋人共度美好时光。

这一切看上去似乎都十分的美满幸福。

但所有人,包括审神者自己都清楚地知道,这样的生活恐怕不会持续多久。

战争一旦结束,那么他们这些为战争而存在的“棋子”就失去了其存在价值。

狡兔死,走狗烹。

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

无论是审神者还是刀剑男士,战争结束后都将回归到他们原本应有的“正常”状态。

-------------------
缈的本丸的刀剑今天也在不断重复的日出日落中努力地维护本丸平和的表象。

如果揭开和平的表象,其之下便是暗流汹涌。

缈本人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刀剑们有什么不妥。

但缈本丸里几乎所有刃都意识到了,他们的审神者最近表现十分反常,而且她的行动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点——一切都十分小心地回避着狐之助进行。

缈上任审神者已经数年了,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刻意地回避过狐之助。

要知道,她的本丸的狐之助几乎可以说是全本丸里与审神者相处最久的存在(狐之助粘审神者太久刀剑们会吃醋地丢开它)

但尽管如此,缈并没有对狐之助放下戒心。她明白,就算平时再怎么与狐之助零距离地一起玩闹、彼此亲如一家,也无法改变狐之助是时政的工作人员这一事实。

对狐之助放下警惕的话,保不准这只看上去无害甚至长得有点滑稽的狐狸在关键时刻会成为索命的尖刀。

--------------
[坐标] 缈的本丸

日落西山,晚霞染红了天边一大片一大片的云彩,像是燃烧的火焰一般绮丽。

但缈仍外出未归。

眼见天色已晚,一众很不放心审神者的刀剑男士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施行尾随审神者的计划。

在不清楚审神者的行动之前,他们绝不放心让审神者独自行动。

在晚饭都快放凉的时候缈才回到本丸。长谷部作为近侍简单地给审神者清洁了一下就让她回到餐桌。

整顿晚饭是诡异的寂静气氛,谁也不提刚刚的计划,一边扒饭一边打着心里的小九九。而缈心中思虑甚重,竟然也没有觉得这顿饭是在是太静了。

缈在吃晚饭后很平常地像往日一样沐浴,批改文书,入睡。

完全就一三好审神者的良好行为。

看来他们的审神者不是得了疯病啊。(缈:???)

既然审神者已经睡了……

于是,在这尾随的前一晚,为保障审神者以及跟踪审神者的行动不被发现,粟田口家牺牲了鸣狐的狐狸,让狐狸不动声色地出卖色相(划掉)咳咳,是出卖节操,表演各种被藤四郎整蛊的节目以吸引狐之助注意,让狐之助不知不觉间被灌醉。

辛勤劳动了半夜,狐狸累到扑   /街,而狐之助也不负众望地醉的不省狐事。

看着狐之助毫无戒心地仰面躺着,露出了雪白肚皮陷入沉睡的蠢样,秋田藤四郎仍不放心地说,

“狐之助真的睡死了吗?万一它明天早上提前醒来……”

“不会的啦!”鲶尾藤四郎笑嘻嘻地拍上秋田的肩膀,“我跟兄弟可是往酒里掺了安眠药,量还不少,保证能让狐之助一觉最起码睡到明天中午!”

骨喰藤四郎微不可见地点点头,算是认同鲶尾的话。

五虎退吸着鼻子,怯怯地说:“这样真的好吗?狐之助好歹跟我们也一起相处了这么久……”

一期一振眼神暗了暗,蜜色眼眸中又迅速恢复一贯的温柔,他安抚地揉揉五虎退的头发,无奈又坚决,

“无论是什么,只要威胁到主的安危,我们都必须一概斩杀。”

-------------
转眼到了将近黎明破晓的时分,月光已经变得黯淡了,在靠近远山的天空时隐时现。天守阁的四周静的可怕,最勤劳的鸟雀都还未苏醒。雾色沉沉,掩盖住了这一片漆黑中悄然发生的变化。

此时,身着黑色出阵服的太刀、煤灰色头发的付丧神、身上纹有俱利伽罗龙的打刀正齐齐趴在天守阁的屋顶。

太鼓钟贞宗则躲在屋子的走廊下,仔细聆听着缈脚踩在地面上的细微声响。片刻后审神者走远,太鼓钟在走廊下艰难地伸出握着雀羽的手,使劲挥了挥。

一直留意下面动静的长谷部立刻就看到了太鼓钟发出的信号,迅速地叫起左右二刃,

“主走了,我们赶快追上去。”

说完,他率先跳下屋顶,超高机动地拉起太鼓钟就想走,而大俱利无声地尾随其后。

“喂,你们等等……”

机动爆表的长谷部秒停,回头望见仍待在屋顶的烛台切,紧蹙的眉头明显地透露出他的不耐烦,但他还是克制地问道,

“怎么了光忠?”

“我……我看不见……”

“……”

所以说他们为什么要带上一个夜战瞎?

长谷部陷入了沉思。

话是这么说,刃还是要救的。
(不然就没人做饭了[划掉] )

好同志大俱利酱一脸我不想跟你打好关系的嫌弃表情跃上屋顶,把四处瞎摸的咪酱拎了下来。

是的,拎了下来。

拎了下来。

拎下来。

拎。

[画外音:据大俱利所说,他不用拎,难道公主抱咪酱下来?咳咳,看来这是大俱利同志所能想到的最不会引人遐思的方法了。

(因为缈曾经带着本丸其他刀剑看她珍藏的烛俱利本 )]

大俱利这一拎,顿时惊吓到不少人。

                                (原来大俱利这么有♂力♂的吗?再次划掉)

鹤丸拍了拍胸口,一脸心有余悸地说:“广光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对吧贞酱。”

太鼓钟十分自然地走到鹤丸身边,跟他一块儿表示惊叹。

一边的长谷部也沉吟状点头表示同意。

鹤丸说的没错,大俱利的表现可真是让人受惊。

嗯。

鹤丸说的没错。

嗯?????

是鹤唷。(微笑

鹤???

鹤丸?????!!!!

大半夜哪来的鹤丸?

这次没带他玩啊我记得???

长谷部惊恐地抬起了头!

长谷部与睁大眼睛一脸天然的姥爷确认眼神了!!

长谷部张大口想呼喊什么!!!

长谷部被鹤眼疾手快地往嘴里塞了一块牡丹饼!!!!

长谷部失去了他的发言权!!!!!

“啊哈哈哈~牡丹饼刚好塞下了呢~”

“幸好之前怕饿着偷溜去了厨房一趟。”

鹤丸对着嘴里塞着牡丹饼,表情一脸痛苦又复杂的长谷部,轻快地拍走手上不存在的尘,心满意足地说。

太鼓钟 • 看戏看的很开心 • 贞宗突然猛地一拍长谷部的肩膀(因为拍自己会把造型弄乱)(这一拍差点把长谷部噎死),“完了!我们折腾了这么久,主肯定走远了!我们把主跟丢了!”

“哼,你们之前还嫌弃,不让我一起去跟踪主来着,现在还不是得靠我!我知道主在哪里。”

鹤•骄傲•丸得意地说。

“真的吗?”太鼓钟瞬间双目放光地回头,灿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鹤丸。

“腻弄么白衡统叽避吗限的,嗦咦误侬逮腻。”(你这么白很容易被发现的,所以不能带你。)

长谷部嘴里嚼着牡丹饼,口齿不清地说。

“切。”鹤丸哼哼唧唧了一会儿,才绕回正题。

  “关于主的事情,我这几天偷偷寻访了几个刃,

而据每天醒的特别早的小夜左文字说,他经常看见缈在清晨独自前往后山去,且步履匆匆。

为证实小夜的话,我昨天傍晚趁你们都去吃饭时到后山看了一下,

结果发现后山结界边缘真的残留有缈的脚印,脚印上还有她的灵力气息,嘛虽然有些淡,但我肯定是缈留下的。

我推断了一下,缈停留在此的时间点应该是清晨时分。

而且缈的脚印有些比较清晰,有些已经变糊了,我大致检查了一下,最糊的脚印起码是半个月前了。”

听完鹤的一番言论,在场的无论是烛台切还是长谷部,又或是太鼓钟,皆在面上表现出他们极少流露出来的,来自内心巨大的愕然。

接下来是冗长的死寂。

“后山?”

最终打破沉默的竟是从头至末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大俱利。

“是的。”

鹤丸的脸色变得严肃,不再是他一贯嬉笑的神情。

--------------
关于后山其实是有那么一段故事的。

靠近后山的空地其实曾经也建立过部屋。

不过有一次,时间溯行军趁缈外出时间过长,残余的灵力不足致使结界变弱时突然入侵。

这突然而至的时间溯行军来势汹汹,刀剑男士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让时间溯行军打了个措手不及。

肆虐的时间溯行军将后山的部屋毁坏的七七八八,甚至还重伤了几振刀剑,最终还是缈在最后关头赶回本丸支援才结束了这场混乱的战斗。

在后山事变第二天,缈就雷厉风行地下令清扫了部屋废墟,并在远离后山的地方兴建了新的部屋。

从此之后,后山又大大小小地经历了几次时间溯行军的入侵,但都有惊无险地安全度过了。

后山就这样成了缈的本丸里一个相当于“禁区”的地方。令缈头疼的是这里的结界似乎总是偏弱,即使缈多次强化加固也没用。时间溯行军依然热爱在这个结界角入侵本丸。

所以如果不是有特别需求,绝大多数刀剑男士都不会前往后山。
_______________

但是,在这个本丸里,可谓是最柔弱的审神者却在夜晚与清晨交接之时——妖魔鬼怪最爱出没的时段——也可以称是最危险的时间独自前往这个全本丸最危险的地方。

他们敬爱的主公,在拿生命当赌注。

这一认知让在场的刀剑男士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到底是什么,迫使他们的审神者冒着生命危险前往后山?

他们的主,正在做的究竟是一件怎样的事情?(赵忠祥音)

当你和刀刀们说你和他们的前主谈恋爱时

*今天逛漫展看到新出的某款手游脑洞
*后续随缘
*OOC私设有
*压切长谷部向
*尝试(重点)把握了一下原设定里的hsb
有点沉重,放后面了~
------------------
1.   私设长谷部『普部』

婶:hsb早啊~

长谷部:主上您回来了啊,在您不在的日子里,您有什么想要知晓的吗?我一定知无不言。

婶:说人话。

长谷部:哦,您昨晚去哪里了?

婶:这个啊,我去当巫女了。

长谷部:好好的审神者不干为啥要当巫女?

婶:为了跟织田信长谈恋爱啊。

长谷部:???

长谷部:请您等一下,我去取一下我的本体,很快回来。

婶:!喂喂hsb那可是你前主啊!

长谷部:抛弃我还要抢我老婆的前主?(这里后面的婶已经没心思听了)%$#@&#……

婶:你等等,抢老婆?(抓重点)

长谷部:有什么问题吗,主?

婶:哦,没什么。我立刻就卸游戏,你乖乖去洗澡等我。记得洗干净点。
-------------
2. 私设长谷部『极部』

长谷部:您昨晚为何没回本丸?我记得您昨晚并没有任何活动安排。

婶:现世出了某款新手游,我去了某世界跟织田信长谈恋爱去了。

长谷部:果然,那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又在祸乱害人了。
哼,我早应该在修行时就将他压切掉的。(拔刀.jpg)
不过,主您好像大胆了呀~与我的前主谈恋爱?勇气可嘉,勇气可嘉。今晚我可要好 ♡好♡嘉♡奖♡主才行呢~(和善微笑.jpg)

婶(一秒变怂):抱歉正宫娘娘!窝立刻!马上!给您!卸!游!戏!娘娘息怒啊!我的墙头永远是你!!把刀放下咱有话好好说!

-----------------
3. 努力还原的长谷部『普部』→慎

长谷部:主您终于回来了!只要您会回来,要我等多久都无所谓!您不在的日子里我也尽心照料好了本丸,请问您想要知道本丸最近发生的事吗?我一定知无不言!

(潜台词大概是:你怎么这么晚回来?你不在的时候我也很努力地工作了请不要抛弃我balabala……)

婶:噢,现世的朋友推荐了一款手游给我,我玩到比较晚了就懒得传送回来。

长谷部:适度游戏有益健康,主为了身体着想还请不要太过沉迷。
(表忠心和关怀)

婶:我玩了不算很久吧?emmmm......(沉思)但是!我已经决定要跟织田信长谈恋爱了!太苏了啊!

长谷部:?!主……是"那个男人"吗?
(不可置信)

婶:嗯......是织田信长没错。

长谷部(低落):果然.......那个男人的阴影我永远无法摆脱啊......这就是我身为压切长谷部的,被抛弃的命运吗......

婶:不是这样的部部,你听我讲……

长谷部:即使我如此努力了您还是要抛弃我吗?您又要将我送到哪个本丸去呢?
(挣扎、困惑)

婶:部部不是这样的,我,我立刻卸游戏好不?你别生气……

长谷部:不必如此,主。这是您的私事,怎样都好了,只要是主的旨意 。
(漠然)

(官设的普部比较脆弱敏感的一面,缺乏安全感和害怕被再次抛弃 另一面。。。。嗨呀部部真的很复杂多面呢好难写了但我就是喜欢[无药可救.JPG]写的不好有待包容啦)